代理记账

郭树清:中国金融体系经得起外部的变化冲击

作者: 摩登财税 发布时间:2020-04-01

  美方不断升级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中国金融业有防止外来冲击的能力吗?金融业如何应对市场变化?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27日接受记者采访。

  影响有限中国有能力完全应对经贸摩擦

  记者:最近美国不断升级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多大?

  郭树清:在中国看来,美国可以把关税加到边际水平上,但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限。经贸摩擦的影响完全可以控制,我们有能力和信心应对。

  一是国内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动力。大部分失败美产品非常适合国内销售,中国正处于消费升级时期,迅速扩大的巨大市场消化了其中的大部分。

  二是市场多元化取得了很大进展。我国产品在海外销售的国家和地区不断增加,“一道”日益显示效果,美国以外的市场欢迎更多的中国产品。

  三是美国不能完全限制中国产品对美出口。相当一部分中国产品出口到美国是因为找不到替代品,或者想分配美国进口商关税的成本。

  四是我国产业结构加快调整升级,一定比例的生产需要向国外转移,有助于实现我们产业的更新换代,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加快我国的高质量发展。

  五是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有限。金融市场往往敏感,反应过度,去年有强烈变动。2019年,我国经济开端良好,可以形成对金融市场的有效支持,显着加强当前的强韧性,影响更小。

  历史已经被证明,继续被证明。封锁制裁不仅阻止不了中国的发展,还激发了我们创业创新的决心,加快了变革发展的步伐。中国经济韧性强,产业结构完善,市场空间广阔,发展潜力巨大,长期走向良好的经济基本面,是应对风险挑战的根本支持。特别重要的是,我们具有独特的政治和制度优势,这是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坚实保证。

  稳步运行中国金融体系抵御外部变化冲击

  记者:在市场上,美国在升级中美经贸摩擦的背景下,担心中国金融体系能否承受外部环境的变化。在你看来,我国金融体系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如何,需要担心吗?

  郭树清:不用担心。近年来,我们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优化机构体系,规范市场秩序,防范重点领域金融风险,金融混乱治理效果明显,行业运行平稳,风险总体控制。

  近年来,我们拆除了影像银行,以违法违规、分层嵌套、透明度低、风险隐蔽的产品为重点,近年来降低了12兆元的风险资产。银行系统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有效利用信用库存,两年累计处理不良贷款348兆元。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坚决完善非法金融集团和高风险机构,违反网络贷款平台大幅降低压力,金融领域野蛮增长现象受到抑制。

  坦率地说,去年中美经贸摩擦刚发生时,大家的想法不够,有点心不在焉。金融市场的反应稍微过剩,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出现了巨大的变动。但一年多来,问题并不严重,实际对经济的影响有限。经济趋势稳定,结构调整有序开展,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推进。

  到现在为止,我相信今年的金融市场,股票市场,债权市场,汇率市场都很稳定,之后的影响会变得更小。如同汇率问题,市场不是恐慌,人们不是恐慌。

  目前,金融风险受到整体控制,由过去的发散状态转为收敛状态。我们处理风险比较积极,以自我革命的方式处理,不是处理到危机发生才解决的。

  做好自己的事情,提高服务实体的经济能力

  记者:在目前的情况下,金融业应该做什么?

  郭树清: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是实体经济与共生共荣的关系。我们强烈推进金融供应方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推进金融业开放,坚决防范金融风险攻防,对应经贸摩擦发挥积极作用。

  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一是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合理富裕地保持流动性。充分调动信贷、债券、股票、保险等各类金融资源,有效增加表内融资供应,满足有效融资需求。二是完善市场化金融支持技术创新政策措施。推进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探索知识产权担保、供应链融资、创业金融债券、股票基金、产业基金、天使投资等产品和服务,拓宽科技型企业多元化融资渠道,提高科技创新金融服务水平。三是鼓励受贸易摩擦影响的出口型企业加强市场化金融服务和汇率风险管理,开拓出口新市场。(四)继续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微型企业,在解决融资难的基础上推进降低融资成本。

  应对中美经贸摩擦,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金融业要不断深化金融供应方结构性改革,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进一步提高金融供应对实体经济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同时不断控制金融市场混乱,有序解决影像银行风险,加强不良资产确认和有效处置,依法处置高风险机构,严厉打击不正当金融活动。更加重视靠供方结构性改革扩大有效需求,在推进高质量发展中防范风险,在合理区间确保经济运行。进一步加强政策合作,共同防止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

  投机人民币必然受到巨大损失

  记者:最近人民币汇率下跌。在你看来,原因是什么呢?我说过要空掉人民币必然会遭遇很大的损失,这方面的底气在哪里?

  郭树清:近年来,人民币有效汇率在世界货币中一直保持稳定,中国政府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维持汇率稳定性之间取得平衡,已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过去十几年人民币大幅贬值,大部分是外部原因。

  最近一次是今年5月份,离岸人民币暂时下跌3%以上,是美国升级经贸摩擦影响市场感情的结果。

  应该指出的是,最近外汇市场有所变动,但中国企业和居民并没有陷入恐慌。通过外汇买卖获得投资收益是不现实的,认识到将金融资产转移到海外也不安全的人在增加。在成熟市场的国家,企业和居民主要靠“炒汇”获得投资收益。

  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正常,但从长远看,中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不可持续贬值。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具有良好的市场空间和增长潜力。随着经济发展质量的提高,人民币市场汇率将接近购买力平价。投机人民币必然受到巨大损失。

  金融业对外开放不会停滞,也不会后退

  记者:去年我们推出了15项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措施,本月初有12项新开放措施。这些开放措施的进展情况如何?下一个金融开放方向是什么?

  郭树清:去年公布的第十五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和今年五月初公布的第十二条新措施,正在落实推进。一些新设外资机构获批准,相关法律法规也按程序修订。我们正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路线图全面推进。除银行业保险业外,增加证券业对外开放,促进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对外开放,我们不停滞,不后退,金融开放之门越开越大。未来金融业的开放空间依然很大。我们全面实行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和负名单管理制度,平等对待国内外各主体,构建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金融业对外开放必须始终适应风险管理能力,尤其要防止短期跨境资本的大幅度进入。因此,我们特别欢迎具有良好市场声誉和信用记录,在风险管理、信用评级、财富管理、专业保险、消费金融、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等方面具有特色和专业性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丰富市场主体,创新金融产品,激发市场活力。

  文章来源:新华网

相关产品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联系电话

二维码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