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推荐TAG

热门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15521016659

邮箱:177116850@qq.com

地址:惠州市麦地路58号风尚国际大厦16H房

公司动态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作者: 惠州注册公司 发布时间:2021-08-28 09:37:13

新华社联合国11月9日电(记者林远)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8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利比亚问题公开会上表示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在继续执行对利比亚制裁的同时,应注意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和第三国产生负面影响,不应损害利比亚国家整体利益及人民正常生活和人道需求。

马朝旭表示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方高度关注利比亚形势,对利比亚近期爆发冲突事件表示关切,呼吁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分歧。当前利比亚仍面临安全局势脆弱、恐怖势力猖獗、难移民问题突出等多重挑战。国际社会应加大支持力度,帮助利比亚尽快恢复稳定和有效治理。

马朝旭认为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国际社会应尊重利比亚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坚定推进“利人主导、利人所有”的政治进程。利比亚各方应坚持通过国家、地方等多层面包容性对话,扩大共识,减少分歧,积累互信,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政治解决方案。有影响力的国家和地区组织应推动利比亚有关各方避免诉诸武力,通过信任措施实现和解,早日建成统一国家安全机构。国际社会应加大反恐力度,支持地区国家在反恐、打击有组织犯罪上发挥积极作用。

马朝旭还建议应妥善处理制裁问题。他说,制裁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应始终服务于有关问题的政治解决。利比亚关切被冻结资产持续贬值、遭遇损失等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利比亚制裁委员会应加快研究如何以适当方式回应利比亚的合理关切。

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局势陷入动荡。联合国安理会当年通过决议,在利比亚实施武器禁运、资产冻结、旅行禁令等制裁措施。2016年6月,安理会再次通过决议,授权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在利比亚沿岸的公海上执行武器禁运。(完)

阿亚战争硝烟弥漫,中国能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战略性作用?

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下称:纳卡)问题而引爆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战争,目前终于有了偃旗息鼓的迹象,伴随着10月10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两国外长在莫斯科签署停火协定,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军队已经于当地时间10月10日12时在双方既有战线上实现停火,并展开了交换战俘、收敛阵亡军人遗体等等善后工作。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纳卡冲突的战况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纵观整个纳卡冲突,亚美尼亚军队与阿塞拜疆军队打得可谓是各有亮点,也各有缺陷: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以亚美尼亚军队来说,亚军在平原地区、尤其是依托纳卡地区山地地形,对阿塞拜疆重型部队实施的梯次抗击、机动防御,打得有板有眼,也曾给进攻的阿军T-72S坦克等装甲车辆造成了重大毁伤。但亚军的防空能力、部队的隐蔽配置能力也实在差劲,给了阿塞拜疆无人机以大开杀戒的机会;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而对阿塞拜疆军队来说,阿军利用手头的土耳其TB-2型无人机、以色列制造的Harpo巡飞弹、土造的An-2无人机,在面对亚美尼亚军队的装甲目标、野战防空系统时,频频出击、各种骚操作不断,相比进攻战斗打得一塌糊涂的地面部队,可谓非常亮眼。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当然,在战争后期,由于西方国家对土耳其的联合禁运,使得阿塞拜疆意外失去了原本不成问题的装备支援。加上战线推进到山地后,阿军在山地攻坚能力弱鸡的情况下,战局又接连受挫,终于使得亚美尼亚军队原本已经危机初显的战局“峰回路转”,又回到了之前的平衡点上。并且在“阿军占领了平地上的几个立足点、但难以实施纵深进攻”、“亚军守住了纳卡地区的纵深地域、但难以夺回平原地带”后告一段落。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亚美尼亚无人机视角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看样子,在双方战局回到平衡点后,接下来将继续回到新一轮“谈谈打打”的循环中去,虽然本质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从新闻角度来看,这场发生在高加索山脉以南、里海之滨的“小国对抗”,在今年年底之前应该是没什么大新闻了。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是否发挥作用?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虽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争已经暂告一段落,咱们吃瓜群众这几天吃瓜吃的也算是不亦乐乎,但纳卡冲突的源起、冲突后续可能的发展、冲突中双方采取的战术战法且对我军军力建设可能有的启发,同样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中国代表:应规避制裁对利比亚平民产生负面影响

比如前段时间,在阿塞拜疆无人机大量击毁亚美尼亚的T-72B主战坦克、BMP-1/2系列步兵战车后,国内网络上就掀起了“无人机战争是否已经到来”的大讨论。而伴随着纳卡冲突已经偃旗息鼓,关于“中国能否在纳卡冲突中发挥某种作用”的讨论,也日渐增多,至于对纳卡冲突、纳卡问题本身的讨论,这段时间似乎在国内诸多社交媒体、论坛上就一直没有停过。

纳卡问题的本质

那么,咱们应当怎样认知纳卡问题、在纳卡问题中咱们的战略目标应当是怎样的、我们在纳卡冲突中是否有发挥的空间?大伊万觉得,咱们还是从最基础的纳卡问题的本质开始谈起,这段时间谈纳卡问题的文章咱也看了不少,但怎么说呢,绝大部分人的主要观点,全都放在了所谓的“民族问题”、“历史纠葛”甚至所谓的“苏联和沙俄的遗产”上面了。但是,在大伊万看来,纳卡问题固然有其民族问题、历史问题的一面,但单纯把问题归结为“民族矛盾”、“千年深仇”什么的就未免偏颇了。其实,纳卡问题有可能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简单、直接、基础的多。

别的不说,大家只要打开阿塞拜疆地图就能看明白了,从基本的地理学角度来看,阿塞拜疆全国呈现出什么样的地理格局,“两山夹平原”,所谓的“两山”就是横亘在阿塞拜疆国土北方、西方的两座山脉,分别是高加索山脉和小高加索山脉,而“平原”则是构成了阿塞拜疆国土精华部分的、靠近里海沿岸的阿塞拜疆平原。

而纳卡地区处于什么位置,从甘贾(就是被亚美尼亚导弹袭击的城市)往南,整个纳卡地区本身,就是阿塞拜疆西部小高加索山脉的余脉,相对于阿塞拜疆平原平均海拔不足10米、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区域海拔还低于海平面,纳卡地区平均海拔却高达1000米左右,首府斯捷潘纳克特海拔813米,且能够用于进攻的进攻通道较少,足以使得占据纳卡地区的一方闭关自守。

故而,从军事地理学角度看,相对于阿塞拜疆国土精华部分的阿塞拜疆平原,纳卡地区属于阿塞拜疆国土上的瞰制地形,且历史上本身就是奥斯曼帝国与波斯萨菲王朝来回拉锯、萨菲王朝成功阻滞了奥斯曼帝国饮马里海的锁钥地区。在阿塞拜疆占有纳卡地区的情况下,纳卡地区就是阿塞拜疆平原地区的一把钥匙,任何人都很难染指阿塞拜疆的精华区域,而在亚美尼亚占据纳卡地区的情况下,纳卡地区就是一扇敞开的大门,亚美尼亚或其它任何国家,完全可以以纳卡地区作为作战基地,向阿塞拜疆平原地区发展进攻,且前出纳卡地区后,一直到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中间一马平川,几乎无险可守。

故而,按照大伊万一位在阿塞拜疆抗疫的朋友的话来说,纳卡地区之于阿塞拜疆来讲,就好比戈兰高地之于以色列,这就是为什么亚美尼亚一定要死死咬住纳卡地区不放、而阿塞拜疆也一定要尸山血海把纳卡地区夺回来的最本质因素,什么民族问题、历史遗留问题什么的那都是表象,对于自身国家安全的关切才是关键。

中国可以扮演的角色

在搞清楚纳卡问题的本质后,咱们就可以来讨论一下中国能够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作用、现在是否需要急着下场站队支持亚美尼亚或者阿塞拜疆某一方了。咱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国目前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虽然高加索山脉南翼对咱们来说的确有一定的国家利益存在,但目前,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有限,且从我国国家利益的角度考量,我国在当前、乃至未来较长一个时期内,没有必要偏袒任何一方。

说高加索山脉南翼、里海之滨的这两个国家之于我国而言,存在一定的国家利益乃至全球利益,有两个方面的因素:

一、里海作为未来一个时期的“资源地带”,其蕴含的丰富天然气、石油资源,可能会成为未来较长时期内,国际资源争夺的重点。目前俄罗斯和伊朗围绕里海资源地带的争夺已经初现端倪,而阿塞拜疆的存在则是里海资源地带未来争夺中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变量”;

二、别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这两个国家目前打得不死不休,但如果把这两个国家统合起来、且充分发挥中亚到里海的航运作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完全有可能成为我们“一带一路”倡议西部的“十字路口”,且能够有效绕过俄罗斯和土耳其这两个较大的变量,把整个高加索山脉南翼到里海、黑海一带纳入到我们的工业体系中来,从而在中东和俄罗斯两条传统路线之外,开辟一条全新的“中亚丝绸之路”。

亚美尼亚祖孙三代上战场

而说目前我们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能做的事情其实不多”,很简单,从目前的情况看,纳卡问题已经起码有了四个“利益攸关方”已经往里面伸手了:

作为当事一方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就不说了,而站在阿塞拜疆后面的则是一心想把爪子往高加索山脉一带伸、在俄国人后院搞事儿、顺带想在和俄罗斯在利比亚、叙利亚等问题的合作中制造更多“兑价”的、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土耳其,这也是目前在纳卡冲突中蹦得最高的国家没有之一,而且吃相极其难看、已经恨不得从喉咙里面伸手出去拿了;

而站在亚美尼亚背后若隐若现的,则是在以往亚阿冲突中往往选择站在亚美尼亚一方的俄罗斯,但考虑到纳卡地区的敏感性质、当前亚美尼亚政府与俄罗斯关系的亲近程度,俄罗斯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对亚美尼亚进行了支援,却并没有蹦得太高,当下、以及将来实施战略支援的底线,也可能是如咱们之前所说的、以确保亚美尼亚本土完整为底线,纳卡地区的去留则看亚美尼亚自己的造化;

随后则是在外面调子起的很高、想从中“调停”的法国,法国的考虑则可能是出于其对于泛地中海和高加索区域势力范围的热衷,也可能是想顺带扩大一下自己连带着欧盟的战略影响力;

最后则是亚美尼亚寄予厚望、但是碰了一鼻子灰、实际上作为域外平衡手存在、目前在冷眼旁观的美国。而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已经有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爪子、每个爪子想的点都不一样、多少都夹带点私货的情况下,我国这个时候再往里面“伸手”、“站队”,不用说,这根本就不是个明智的外交行为。

俄罗斯主导的高加索2020演习

同时,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于我国的战略利益来说,这俩国家对我国的利益可能是最“单纯”的,绝对没有诸如土耳其、俄罗斯那一干国家在南高加索山脉地区夹带的那点私货:

很简单,对于俄罗斯来说,需要依托亚美尼亚来阻挡土耳其继续往俄罗斯的“软腹”施加影响力;而对于土耳其来说,需要拿下亚美尼亚,把土耳其到阿塞拜疆连成一片,争取打通到里海资源地带的通道,完成当年奥斯曼帝国都没有完成的“伟大事业”。这种绝对的零和博弈决定了,这两个最大的利益攸关方很难完成对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的整合、并充分发挥出这两个国家在地缘政治上的统合性作用,只能要么放弃亚美尼亚而取阿塞拜疆、要么放弃阿塞拜疆而取亚美尼亚,几乎没有可能在南高加索山脉的地缘博弈中做到“我全都要”。

故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咱们国家在目前的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冲突中并没有偏袒或朝向任何一方、而是采取了相当超然、均衡的态度,大伊万认为是比较合适与恰当的,甚至比在当地抓手有限、非要蹦出来刷出存在感、结果根本没人搭理的法国要高明得多。虽然说什么也不做才什么也不会错,但以目前南高加索山脉一带地缘局势已经极端复杂、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全都互相牵制的情况下,咱们选择什么也不做,本质上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当然,“现在不做”不等于未来一直什么都不做,毕竟咱们在前面也做过剖析了,从比较长远的角度来看,咱们在南高加索山脉一线其实是有相当大的国家、全球利益存在的。而咱们将来的行动方式或采取的行动策略,大伊万个人认为:

一是经济合作先行,通过扩大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两国经济合作的方式,首先在经济层面上把这整个地区整合起来;

二是继续等待机会,毕竟从目前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冲突的情况看,纳卡问题并未得到根本的解决,当前的停火只不过孕育了下一次更大规模冲突的种子。而在下一次冲突中,无论是俄罗斯或者土耳其一方失手,导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关系失衡,在咱们于当地有相当规模经济利益的前提下,实际上都是在给咱们以域外平衡手的角度介入纳卡问题创造条件。

当然,这种机遇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对咱们吃瓜群众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个字儿:看戏,看戏就行了。

相关产品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联系电话

15521016659

二维码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