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推荐TAG

热门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15521016659

邮箱:177116850@qq.com

地址:惠州市麦地路58号风尚国际大厦16H房

行业新闻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

作者: 惠州注册公司 发布时间:2021-08-28 07:35:37

一个中国人,不远万里跑到加拿大入了外国籍冷佞总裁的幼奴。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回到中国来赚钱。这是什么行为?是背宗忘祖,跪拜西方的汉奸行为。这是什么精神?是见利忘义,爱色缺德的假洋鬼子精神。

吴亦凡长得帅冷佞总裁的幼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吴亦凡利用自已的名气与颜值,流氓成性,诱奸多名美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代采花大盗。

吴亦凡那么有钱,是赚的中国人的钱,之所以有那么多女孩迷恋,之所以能圈那么多粉,赚那么多钱,是社会风气与文艺方向出了问题冷佞总裁的幼奴。

吴亦凡道德败坏,流氓成性,是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决定的。他是在影视圈的污水缸里泡臭了自已,最后触犯法律,必将受到应有的惩处,自作自受,身败名裂。

吴亦凡事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它告诉我们,文艺圈,影视圈必须整顿,拨正方向,破除邪气,清除害群之马,努力建设风清气正的文艺队伍。它还告诉我们,对年轻一代要加强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教育,增强抵制资本主义思想的能力。试想,如果让吴亦凡这种流氓在文艺圈横行无阻,如果有很多年轻人崇拜这种娘炮,任其发展下去,将会侵蚀中华民族的风骨,将会毒害更多的年轻一代。吴亦凡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诗仙”李白有后人吗?千年过去后,李白后人现状如何?

李白生于东亚碎叶,逝世于安徽余乐(今安徽宣州)。一代诗仙,留有两子一女。

长子伯禽,一生追随其父左右。李白死后,他留在父亲逝世之处安徽余乐。

伯禽有个两个女儿,生活窘困,嫁给当地的农夫。李白的好友范传正曾经去找过,也确认过。

宣州太守因为她们的祖父是李白,想将两人改嫁给当地的富商。但是两个女儿都为贞洁之人,坚持从一而终,不愿改嫁。

伯禽还有一个儿子,出外游历了13年,不知所踪。

长女平阳,出嫁后很快死去,其后人无音讯。

次子颇离,小时候在山东,后来下落不明。

但是近年来,至少两处村民宣称自己是李白的后人:

一处是江西省南城县上唐镇,说李白是唐高祖李渊第二十二子、唐太宗李世民之弟,唐高宗李治之叔李元婴的后人。他们的族谱上有李元婴的名字。还有李白的信息,其中记载有:“珂公字玉楠淑人贺氏生子白公迁居蜀”、“白公行十二字太白初生时母梦长庚入怀又传梦吞鱼白而生故名白官供奉翰林诗文俊逸世称仙才唐开元元年癸丑六月十二日寅时生”、“澄公行二字伯禽”等句子,说的正是李白一家上下三代。

另一处是江苏的东尹庄,村里有两千多李姓的人,他们的《李氏源流族谱》里说,“源自嫡派李氏自太白,流寓金陵,后世居焉。相传数十世而至繁公,原有谱系,迨明洪武间移民渡江,遂迁海陵东南卜宅杨尹庄而居焉,是为李氏始迁之祖相传至今已十有七世。”

但是两处都得不到正式的公认,当然即使哪一方被公证,另一方肯定也不认可,所以还是一个谜。

假如蓝玉造反,能打得过朱元璋吗?

答:中国古代历朝“大案”里,爆发于明朝洪武二十六年(1393)的“蓝玉案”,公认是极度血腥残忍的一桩。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明朝洪武二十六年(1393)二月初八,战功卓著的明朝“凉国公”蓝玉突然被逮捕下狱,两天后就被处决。六十五岁的明太祖朱元璋,接着又掀起一场空前风暴:“追查蓝玉余党”的酷烈行动持续数年,数万文臣武将被定为“蓝党”,其中被杀两万多人,冯胜、王弼、傅友德等名将都惨被株连,另外还有大批公侯勋贵及其子弟。经过这场折腾,昔日遍布明初朝堂的“淮西勋贵”,几乎被一扫而空。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如此残杀,也叫后世不少“野史粉”愤愤不平:曾经横扫漠北,在捕鱼儿海“团灭”北元的大将军蓝玉,怎么就这么乖乖坐以待毙呢?难道就不能扯旗造反,和“滥杀功臣”的朱元璋真拼一场?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其实,这事儿蓝玉早想到了,他还真打算“搏一搏”:早在洪武二十五年(1392)八月时,他就把曹震、朱寿、何荣等亲信叫到自己私宅密谋,打算在次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造反,打算到时候纠集“二三百贴身好汉”发起突袭,一口气篡夺大明江山。谁知还没动手,就被朱元璋逮进了牢里,其同伙也一个个落网,先前的“造反计划”也被录了口供,编入了记录蓝玉“造反罪状”的《逆臣录》里。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但如此“造反计划”,也叫多少“野史迷”们连呼不信:蓝玉可是手握重兵的明朝大将军,还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经典的“捕鱼儿海奇迹”。这么一个战神级人物,造个反竟然只能凑二三百人?计划也这么简单粗暴?但事实上,在朱元璋在位时造个反,能凑个两三百人,确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冷佞总裁的幼奴:吴亦凡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蓝玉案”发生时的洪武二十六年,正是明王朝的“卫所制度”日益成熟的年代,大明全国的一百二十万军队,被划为了内外三百二十九个卫所,每个卫所都配有专门的屯田。以朱元璋的话说“吾京师养兵百万,要令不费百姓一粒米”。军队的经济命脉,牢牢由明王朝掌控。

而“卫所制”下,明王朝的“统兵”“带兵”,也是有严格的制度:五军都督府统领天下卫所,彼此还不相统属,调兵的权力却在兵部,没有兵部的命令,就算你是大将军,一个兵也别想调得动。所以当年“老相国”李善长找信国公汤和借三百个兵盖房子,汤和愣是一个兵没敢借——不是舍不得借,而是大明制度在这儿,借不得!

放在蓝玉身上,能凑齐“二三百贴身好汉”,已是相当的不容易。琢磨出这么个简单粗暴的“造反计划”,也是有多大锅下多大米。但即使这样,还是不出意外撞上了朱元璋的枪口,还被朱元璋以此为由头掀起大案。

那么问题来了,哪怕此时勋贵里最凶悍的“战神”蓝玉,都能被朱元璋轻松拿捏,为何朱元璋还不依不饶,非要以屠戮上万的代价,把这群“勋贵”往死里治呢?

第一个原因,就是蓝玉的“作”。以军事能力说,战功累累的蓝玉足以与徐达李文忠等“明初老牌名将”比肩。但以日常表现说,比起低调做人的徐达李文忠们,蓝玉却是长期高调:平日就经常侵占民田,日常的起居物品都用金银器,属于严重“违制”,身边养着几百个奴仆,各个如狼似虎。而在立下“捕鱼儿海大捷”后,蓝玉更是“作事儿”办了一筐:回师的时候路过喜峰口,因为嫌当地小兵“开门”慢,竟直接破关而入……

这类事情,随便一条,都犯了朱元璋的忌讳。但蓝玉的身份还特殊:他既是明初名将常遇春的内弟,常遇春女儿成为太子妃后,他自然又成了太子朱标的舅爷。由于他与太子朱标关系密切,所以这类“作事儿”,当年的朱元璋每次都只是“切责玉”。但等到太子朱标英年早逝,新“继承人”是年幼的“皇太孙”朱允炆。一个军事能力强大且飞扬跋扈,且是“皇太孙”舅爷的蓝玉,自然令朱元璋忌惮——万一自己不在了,“皇太孙”能镇住他?

而与蓝玉一样令朱元璋忌惮的,更是蓝玉背后的“淮西勋贵”势力。

作为明朝开国的“从龙功臣”,洪武年间的“淮西勋贵”们,很快发展成了强大的势力。勋贵“违制”“违法”早就是常事。虽然经过胡惟庸案,大批“淮西勋贵”们获罪被杀。但蓝玉、傅友德、冯胜、王弼等手握重兵的名将们,却依然风头正盛。虽然在明初的军事体制下,他们纵是“手握重兵”也掀不起风浪,可朱元璋想到的,恰恰是自己的身后事。

所以,“清理勋贵”这事儿,并非朱元璋借着蓝玉案突然袭击,而是朱元璋长期的布局:太子朱标健在时,特别是1380年至1388年之间,朱元璋就用温和手段,动员“勋贵”们放弃权力。1388年时,朱元璋还“以天下无事,且怜悯诸将老”,劝慰不少“勋贵”们回家归养。而在太子朱标去世后的1393年,朱元璋却又把脸一翻,掀起空前杀戮。手段不同,目的都一样。

几位“幸存”勋贵的“逃生过程”,更体现出了朱元璋的算盘:“一个兵都不借给李善长”的汤和,主动请求“退休还乡”,朱元璋不但给他在凤阳老家盖了大宅子,还送来大笔黄金白银做礼物。武定侯郭英和曹国公李景隆,也是连忙交出自家名下的宅院和佃户。这几位,也都在“蓝玉案”里一切平安。

值得一提的还有郭德成。这位朱元璋的“亲舅子”,开国后啥官都不要,就只求天天有酒喝,还常陪朱元璋喝酒。“蓝玉案”发生后,郭德成更是干脆剃了光头穿上袈裟,天天纵酒狂歌。就以这“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方式,落得“以功名终”。《皇明传信录》里也记载,对郭德成这“爱自由”的做派,朱元璋也曾感慨:人人都像郭德成这样,我就能少动大刑了。

软的硬的,喝酒杀头,朱元璋所有的算盘,根子上都是为“老朱家”的皇权。也正是经过一连串软硬兼施的折腾,明初的“勋贵”们几乎一扫而空,洪武年间“存者不及三四”,一直到嘉靖年间时,也不过“勋臣六十五人,公六人,侯二十二人”。这群朱元璋眼里的“大威胁”,基本被废了武功。

不过,饶是朱元璋算盘打得再精,他也绝想不到,到了明朝亡国前后,这些被“废了武功”,且享受了明朝近三个世纪“国恩”的勋贵们,会是怎样的表现。

先说崇祯年间:面对明王朝内外交困的岁月,急红了眼的崇祯皇帝,也把中兴大明的希望寄托在勋贵们身上,比如定国公徐允祯就“掌左军都督府”,成国公朱纯臣“兼领天子之禁军”,襄城伯李国桢“提督京营”,一个个都位高权重。可这群蜜罐里长大的“勋贵”们,又哪有半点祖先的英风?除了借机发国难财,就是“纵兵肆掠”,贡献基本是负数。待到李自成攻打北京时,深受崇祯信任的李国桢更带头卖身投靠,亮瞎了多少大臣的眼。

对这帮“勋贵”们,李自成农民军也没客气,以《后鉴录》的统计,李自成在北京“追赃”了七千万两白银,其中三分之一都是包括勋贵在内的“侯家”们“贡献”的,可见这帮人虽然“废了武功”,却一直没少当蛀虫。对“投降很积极”的李国桢,李自成也毫不客气。发出了一段鞭辟入里的怒骂:“汝受天子重任,宠逾于百僚,义不可负国恩。既不能坚守,又不能死节,靦颜受缚,意将何求?”

如果朱元璋泉下有知,听到这段骂声,不知会作何感想——他生前千防万防的勋贵们,就以这堕落加速度的方式,成了明朝灭亡时,一群贻笑千古的蛀虫。

参考资料:陈梧桐《明史十讲》《洪武皇帝大传》、刘长江《明初皇室姻亲关系与蓝玉案》、秦博《明代勋臣政治权利的演变》、梅毅《明朝真史》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相关产品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联系电话

15521016659

二维码
线